权威型教养方式对青少年的健康发展更有效
2016-1-26
来源:儿童心理学手册
点击数: 9486          作者:William Damon等总主编,林崇德等 中文版总主持
  •  

    区分教养方式和教养训练可以帮助我们澄清养育与青少年适应之间的关系(Darling & Steinberg, 1993)。教养方式涉及亲子关系的整体感情氛围,主要有自主性、和谐和冲突的变化等指标。相反,教养训练是指父母有目的地使儿童以一定的方式进行社会化的做法(例如,追求优异的成绩、远离酗酒尝试),相对比较具体。训练或多或少与教养方式不同,因为相同的训练可能形成于不同的教养方式背景下。更重要的是,相同的教养训练对不同的教养方式可能会产生非常不同的结果(Darling & Steinberg, 1993; Steinberg, Lamborn, Dornbusch, & Darling, 1992

    许多研究者采用类型取向来研究教养方式,即依据亲子间的多维关系,来划分每个家庭属于哪种教养方式。最有影响且广为人知的分类方法(Maccoby & Martin, 1983; 也见于Baumrind, 1991)是依据父母的反应性和控制性将教养方式分为四种:权威型、专制型、纵容型和忽视型权威型父母是慈爱的、严格的,他们接纳青少年渴望独立的需求(Barber, 1994; Gray & Steinberg, 1999)。权威的父母要求严格但不专制。专制型父母非常重视顺从和服从,喜欢采用惩罚性的、绝对的、强制性的规章制度,他们往往不鼓励青少年的独立行为,反而强调限制儿童自主性的重要性。对儿童的任何要求都想办法满足,而对儿童控制一点也不严格的父母是纵容型(或许可型)。纵容型的父母很少对儿童的行为提要求,给孩子高度的自由让他们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对孩子的要求既不严格,也无反应的父母属于放任型。放任型 的父母尽量使自己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和付出的精力很少。极端情况下,放任型的父母也可能是忽视型的。

    大量的研究发现,心理社会适应性高与权威型的教养方式而非专制型、纵容型或放任型的教养方式有关那些来自权威型家庭的青少年更负责任、更自信,适应性更强,更有创造性和好奇心,社交技能更高,在学校里也还更成功。相反,来自专制型家庭的青少年更依赖、更被动,社会适应能力差,不自信,好奇心较低; 来自纵容型家庭的青少年常常不够成熟不负责任,更顺从他们的同伴,较少担任群体的领导者;在放任型家庭中长大的青少年易冲动,更容易参与不良行为,会较早接触性、毒品和酒精Fuligni & Eccles, 1993; Kurdek & Fine, 1994; Lamorn, Mounts, Steinberg, & Dornbusch, 1991; Petit, Laird, Dodge, Bates, & Criss, 2001; Pulkkinen, 1982; Steinberg, 2001; Steinberg, Lamborn, Darling, Mounts, & Dornbusch, 1994)。尽管偶尔也有一些例外,但权威型教养方式与青少年的健康发展之间的密切关系得到了众多研究的证实。这些证据不仅来自对不同种族、社会阶层、家庭结构的研究,也不只是在美国(例如 Clark, Novak, & Dupree, 2002; Dornbusch, Ritter, Liederman, Roberts, & Fraleigh, 1987; Forehand, Miller, Dutra, & Chance, 1997; Hetherington, Henderson, & Reiss, 1999; S. Kim & Ge, 2000; Matza, Kupersmidt, & Glenn, 2001; Sternberg, Mounts, Lamborn, & Dornbusch, 1991, 而且在其他国家如冰岛(Adalbjarnardottir & Hafsteinsson, 2001)、印度(Carson, Chowdury, Perry, & Pati, 1991)、中国(Pilgrim, Luo, Urberg, & Fang, 1999)和巴勒斯坦(Punamaki, Qouta, & Sarraj, 1997)也都得到了支持。

    研究结果也一致显示,那些经受了冷漠、忽视或虐待教养方式的青少年,其发展过程将再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比如抑郁,还有一系列的行为问题,包括身体虐待和对他人的攻击(Crittnden, Claussen, & Sugarman, 1994; Pittman & Chase-Lansdale, 2001; Sheeber, Hops, Alpert, Davis, & Andrews, 1997; Strauss & Yodanis, 1996)。严重的心理伤害(过多的批评,拒绝或情感伤害)会造成非常有害的后果(Dube et al., 2003; Hajyahia, Musleh, & Haj-yahia, 2002; McGee, Wolfe, & Wilson, 1997; Rohner, Bourque, & Elordi, 1996; Simons, Johnson, & Conger, 1994

    值得注意的是,教养方式与青少年的适应之间可能是双向影响的W. Cook, 2001; C. Lewis, 1981; Stice & Barrera, 1995)。那些攻击性的、依赖的或在其他方面心理社会性不太成熟的青少年,可能更容易引发其父母过分严格、被动和漠视的教养方式(Rueter & R. Conger, 1998)相反,那些有责任感、自我定向、好奇心强、自信的青少年,可能会引发其父母温暖的、有弹性的指导和言语上的互相宽容。一般而言,青少年的能力与权威型教养方式之间是相互促进的循环结果:青少年的心理社会性成熟促使权威型教养方式的出现,反过来权威型教养方式又会促使青少年发展得更成熟(J. Lerner, Castellino, & Perkins, 1994; Repetti, 1996; Steinberg, Elmen, & Mounts, 1989)。例如,一项长达9年的追踪研究发现,青少年和父母之间指向对方的负性情感体验随时间推移依然是相互影响的。青少年的消极体验越多,将导致父母也体验到更多的消极情感。反之亦然(K. Kim, R. Conger, Lorenz, & Elder, 2001

    许多关于教养方式的研究都在探讨,青少年适应过程中的自主性、和谐性和冲突等变量之间是独立的,或相互依赖的,还是交互作用的? 由于大部分是横断研究,无法解释因果关系,但关于青少年的亲子关系和适应的研究还是得出了相当一致的结果。从结果来看,健康成长的青少年通常都拥有温暖的成长氛围,他们在这种氛围中与父母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并被鼓励表达他们的独立性(Allen, Hauser, Oconor, Bell, & Eickholt, 1996; Cooper, Grotevant, & Condon, 1983; Grotevant & Cooper, 1985; Hauser et al., 1991; Hauser & Salfyer, 1994; Hodges, Finnegan, & Perry, 1999; McElhanney & Allen, 2001)。那些报告自己和父母关系亲密的青少年比其他青少年在一些心理社会性适应测量上的得分更高,包括自信(Steinberg & Silverberg, 1986); 行为胜任力,例如在校表现(Hill, 1987; Maccoby & Martin, 1983; 心理幸福感,例如 自尊(Harter, 1983)。那些报告自己和父母关系亲密的青少年也比对照组在心理或社会性问题测量上的得分低(例如,吸毒、抑郁,偏差行为和冲动控制; Allen, Hauser, Eickholt, Bell, & O Conor, 1994; Garber, Robinson, & Valentiner, 1997; Ge, Best, Conger, & Simons, 1996; Jessor & Jessor, 1977)。自主性和相倚性之间平衡的优势还在家庭决策的研究中找到了证据。当家庭鼓励青少年参与家庭决策,并让他们在家庭决策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最终由父母做决断时,这些青少年通常成长得较好,相比之下,那些由父母或青少年单方作出决策的家庭中的青少年的适应就不大好(Lamborn, Dornbusch, & Steinberg, 1996.

    心理社会性适应问题一般发生在父母限制太多或者参与不足时。比如,那些受父母干预或保护过多的青少年可能很难独立于父母,这将导致抑郁、焦虑还有社会适应性降低(Holmbeck et al., 2000; McElhaney & Allen, 2001)。另一种情况,那些拥有很大的自主性,但感到与父母关系疏远的青少年在心理社会性适应测验中的得分也较低(Allen et al., 1996; Chen & Dornbusch, 1998; Fuhrman & Holmbeck, 1995; Lamborn & Steinberg, 1993; R. Ryan & Lynch, 1989)。总之,亲子关系的特点在父母对青少年行为和适应影响的训练过程中起着中介作用。

    关于青少年时期亲子冲突的研究进一步解释了这一点。发生在敌意的和长期争吵的交往环境下的亲子冲突,与青少年的消极适应和行为问题之间存在相关。很明显,是情感氛围,而不是冲突本身,造成了亲子之间的不良争吵(Smetana, 1995)。父母和青少年之间适度的冲突实际上能促进青少年的发展,因为这种不一致可能使青少年极大地改变其自我概念,以及对独立的期望(Collins, 1995; Holmbeck & Hill, 1991; Steinberg, 1990)。与父母之间的冲突还可以促进冲突解决技能、果断性和换位思考能力的发展(Cooper et al., 1983; Smetana, Yau, & Hanson, 1991)。然而,冲突的积极影响似乎只发生在具有亲密感或高度和谐的亲子关系中(R. Adams & Laursen, 2001

    父母与青少年保持联系,又不过分干预的一条重要途径是监控(Crouter & Head, 2002)。父母的监控和督导与青少年的积极适应和学业成绩具有高度相关(Lamborn et al., 1991; Linver & Silverberg, 1997; Patterson & Stouthmer-Loeber, 1984. Stattin Kerr 最近指出,那些被研究者归因为有效的父母监督的积极效果,也许实际上与父母的监督没多大关系,只不过是亲子关系的结果,在这种关系中,青少年愿意向父母透露一些信息(Kerr & Stattin, 2000; Stattin & Kerr, 2000)。事实上,一项严密的、对父母监控的方方面面的调查发现,研究者经常把父母的监督与父母的知晓混为一谈,而父母知晓可以通过许多途径(例如,青少年的自愿表露),而不仅仅是直接的监督获得。最近的一项分析表明,父母监督可能对上述青少年的问题行为构成威慑,并且父母监督对于知晓青少年所作所为来说,是超过其他途径获得信息的最主要来源(Fletcher, Steinberg, & Williams-Wheeler, 2004),但是StattinKerr仍然强调区分父母所做的和父母所知的是非常重要的。特别重要的是,对父母监督感兴趣的研究者要确保这种测量的结构是严密的,或许父母对其青少年子女行为的知晓(以及是怎样知晓的)应该分开来测量。

    关于青少年期父母的养育的重要性方面的研究结果,强调要从多维度同时对之测查,以获得对整体的亲子关系情感氛围更准确的理解。在和谐的关系氛围中,父母对青少年控制的做法,会与在敌对的氛围中父母的同样做法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父母对青少年发展的影响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教养训练所造成的结果,现在则被看做是父母的行为,亲子关系,以及二者依赖的大环境之间的共同影响的结果。

    来源:《儿童心理学手册》(第6版)第三卷,英文版总主编 William Damon, Richard M. Lerner 中文版总主持 林崇德 李其维 董奇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P1107-1110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生涯规划 人才管理 心理咨询

版权所有:Copyright(C) 2011-2020  迈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解放路12号步行街紫晶城H栋713室 邮编 443000

TEL:0717-6293606, 18071313938

鄂ICP备11011478号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