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见证叙述毫无价值:安慰剂效应
2014-12-26
来源:《对“伪心理学”说不》第8版
点击数: 8206          作者:【加】基思.斯坦诺维奇 著 窦东徽 刘肖岑 译
  • 几乎每种产生于医学和心理学的疗法都有一定数量的支持者,并且总能催生出一些发自内心认可其疗效的人。医学文献记载了猪牙齿、鳄鱼粪便、埃及木乃依的粉末,以及很多更富想象力的东西都曾经具有疗效(Harrington, 1997; Shapiro, 1960)。事实上,人们早已熟知,仅仅暗示正在接受某种治疗,就足以使许多人感觉病情好转了

    无论治疗是否有效,人们都会报告某种疗法曾经对他们有所帮助,这种倾向被称为安慰剂效应(Christensen, 2001; Ernst & Abbot, 1999;l Harrington, 1997;Kirsch, 1999; Russo, 2002; Stewart- Williams & Podd, 2004。安慰剂效应的概念在电影《绿野仙踪》中有绝佳的阐述。仙女并没有真的给铁皮人一个心脏,没有给稻草人一个大脑,也没有给狮子以勇气,但是他们都感觉更好了。实际上,直到近一百多年,医学才发展出较多具有确凿疗效证据的治疗方法,因此有人曾经这样说过:“本世纪以前,整个医学史只能说是安慰剂效应的历史罢了”(Postman,1998, P.96

    我们可以通过对生物医学研究的考察来说明安慰剂效应这一概念。在生物医学研究中,所有的新药研究程序都必须包括安慰剂效应的控制。一般来说,如果在一组病人身上试验一种新药,就要组建一个患同样病症的对等组,给他们服用等量不含任何药物的药剂(安慰剂)。两组病人都不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药。这样,两组进行比较时,安慰剂效应即给予病人任何一种新的治疗都会使他们感觉好些的这种倾向就能得到控制了。仅仅报告百分之几的病人吃了新药后症状得以缓解是不够的,因为如果没有控制组的数据,就不知道报告症状缓解的病人是由于安慰剂效应还是药物本身的疗效。

    安慰剂效应在抑郁症治疗中是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