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和世俗智慧:“常识”的误区
2014-12-26
来源:《对“伪心理学”说不》第8版
点击数: 7621          作者:【加】基思.斯坦诺维奇 著 窦东徽 刘肖岑 译
  •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套固有的行为模型,这些模型影响我们的交往以及我们如何看待自己和他人。事实上,一些社会、人格和认知心理学家正在探究这些内隐的心理学理论的本质。我们很少会清晰并有逻辑地表达我们的理论。相反,我们通常只有在特意关注它们或者发现它们受到某种挑战时,才会意识到它们的存在。其实,我们个人的行为模型并不像真正的理论那样具有内部一致性,相反,当我们觉得需要对行为作出解释时,往往搬出一箩筐关于人类行为的普通真理、说教及谚语。这些关于行为的常识存在一个问题,它们之中有不少是自相矛盾的,因此也是不可证伪的(证伪原则是下一章的主题)。

    人们爱用一些民间谚语来解释行为事件,即使之前在解释同一类型的事件时曾用过与之完全矛盾的谚语。例如,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听到或说过“三思而后行”-- 若不是我依稀记得之前有人告诫说“该出手时就出手”,我还会觉得这是个有用的、直接的行为建议呢。“小别胜新婚”明确预测了一种对于事件的情绪反应,但“眼不见,心不烦”不也同样如此吗?如果“欲速则不达”,为什么又说“时不我待”?既然“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为什么又说“三个和尚没水吃”?如果我认为“行走江湖,安全第一”,为什么也相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如果“异性相吸”,为什么又“物为类聚”? 我劝许多学生“今日事今日毕”,但我希望没跟我刚刚指导过的那个学生说过这番话,因为我刚还跟他说“要顺其自然”。

    这类谚语和俗话构成了对行为的因有“解释”,人们爱用它们,就是因为它们难以驳倒。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可以拿一条出来解释一番。难怪我们都认为自己是判断他人行为和人格的高手。天底下发生的事我们都能解释。

    所以,有时我们固有的心理理论不容反驳。我们将在下一章中看到为什么这种不可反驳性造成了理论的失败。然而,即使我们的世俗观念有一些特定用处,甚至是经验可证的,也会产生问题。问题在于,心理学研究表明,在接受实证检验后,许多关于行为的普遍文化信念都被证明是错误的。举个例子,“工作经验对于高中生是有价值的”是一个普遍信念。大多数美国成年人认为,青少年边打工边上学是一件好事,因为:(1)他们能赚钱,支付自己未来的学费及家庭开销;(2)他们能建立“职业道德”,使得他们在将来能够成为更具责任感的员工;(3)他们会对我们的经济体系产生更大的尊重;(4)由于已经融入了经济体系,他们会成为更有动力的学生。

    发展心理学家们就打工对中学生行为、态度及学业成绩的影响进行了广泛研究(Sternberg, Brown, & Dornbusch, 1996)。他们发现,基本上我们所有关于青少年打工的文化信念都是错误的。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打工所赚的钱中,只有极少量用于帮助家庭开支或继续学习。绝大多数收入花在了炫富或满足电视广告制造出的“需求”上。上学打工会对学生的教育及教育体验造成损害。最有趣的是,工作经验使青少年更加玩世不恭,不尊重工作及其在经济体系中的价值。在一项研究中,打工的青少年比不打工的青少年更可能赞同“疯子才会玩命工作”和“天下没有哪家公司会关心员工”等言论(Greenberg & Sternberg, 1986)。最后,在回顾了这方面的研究之后,研究者得出结论:“打工似乎有可能引发而不是阻止了某些形式的不正当行为”(p.6)。看来,我们炮制了大量有关青少年打工价值的文化神话。“塑造品格”、“培养金钱观念”这类说辞都是虚假的。这类陈词滥调其实属于民间传说,是人类学家在欠发达国家从事研究时所感兴趣的--这些传说使我们感觉良好,也使当前文化习俗变得合理,但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世俗观念(或称“常识”)出现谬误的例子俯拾皆是。比如说,有一种说法是,学习好或读书多的孩子都不擅长交际和体育。这个观点虽然错得离谱,但在当今社会上极为流行。有大量证据表明,与“常识”世俗观念相反,爱读书的人和追求学术成就者与不读书者相比,有着更强健的体魄,而且更爱参加社交活动(Gage & Berliner, 1984, pp.18-19; Zill & Winglee, 1990)。再比如,学习成绩好的儿童比学习成绩差的更容易被同伴接纳。读书多的人比不读书者更愿意运动、慢跑、露营、远足、维修汽车等。

    许多关于行为的世俗观念一经产生便生生不息。例如,20世纪90年代风行于社会和学校的一个世俗观念是,低自尊导致攻击行为。但实证研究显示,攻击行为和低自尊并无关联。相反,攻击行为似乎往往与高自尊相关(Baumeister,
    Bushman, & Campbell, 2000。同样,上世纪90年代有一个非常流行的假说认为,低自尊导致学习成绩出现问题。事实上,自尊和学习成绩之间的真正关系可能与教育工作者和家长的假设恰恰相反,是在校成绩(以及生活的其他方面)的优秀导致了高自尊,而非后者引起了前者Baumeister, Campbell, Krueger, & Vobhs, 2003; Stout, 2000.

    雷德福(Redford, 1999)讨论了“人类只使用了其大脑的百分之十”这一民间信念。尽管完全缺乏认知神经科学的支持(见 Beyerstein, 1999; Higbee & Clay, 1998),这一观点已存在了几十年,且俨然已成为所谓的“心理学公理”。雷德福援引了专栏作家罗伯特.萨缪尔森(Robert Samuelson)对“心理学公理”的定义:“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却因不断的重复,改变了我们体验生活的方式,而被当成事实的那些信念”(P.53)。

    世俗信念并不总是不受事实的制约。有时,当与之矛盾的事实广为人知时,世俗心理学(“常识”)也会改变。例如,几年前,一个广为流传的有关儿童的俗语是“熟得早,衰得快(Fancher, 1985, p.141)。这条俗语反映了“童年早熟与成年异常存在关联”这一信念,这一信念得到了许多“小时神童,长大害人”的例子的支持。但在这件事上,心理学证据证明上述俗语不甚准确,这一结论已被大众文化所吸收,所以你以后几乎不大会再听到这样的世俗“智慧”了。

    最后这个例子是一个警告,提醒我们注意今日的“常识”,因为不难看出,昨日的常识往往变成今天的谬论。毕竟,常识就是“尽人皆知的知识”,对吧?对。那么,妇女不能投票,对吧?非裔美国人不应该接受教育,对吧?残障人士不该在社会里出现而应当被送到收容所去,对吧?事实上,150年前,这些观念都是尽人皆知的常识。当然,我们现在视这些过去的常识为谬论,都是些以完全未经证实的假设为基础的信念。但是,从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心理学在常识面前扮演的关键角色。常识总是基于一些假设,而心理学对这些假设的经验基础进行检验。正如我们之前看到的许多例子,有时候假设得不到实证支持。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通过它们,我们可以看到,心理学扮演着一种世俗智慧检验者的角色,常常难免和诸多根深蒂固的文化信念发生冲突。心理学往往是“传递坏消息的信使”,宣告原本为人们所接受的世俗观念再无立足之地。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多人不仅无视这些消息,还想消灭这些信使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生涯规划 人才管理 心理咨询

版权所有:Copyright(C) 2011-2020  迈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解放路12号步行街紫晶城H栋713室 邮编 443000

TEL:0717-6293606, 18071313938

鄂ICP备11011478号



扫描一下